身边的力量丨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时间:2020-02-10 20:26:53 作者:admin 热度:99℃

岁月静好,皆得益于勇者的负重前行。 

在这举国抗击疫情的特殊时期,省女子监狱警察舍小家、为大家,放弃节假日和家人团聚的美好时光,在岗履责,忘我工作。其中,有一对母女并肩作战,她们传承着“忠诚正直、勤勉奋进”的女监精神,奋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今天,我们一起来听听黄素华与曾妮母女的故事。

她是我眼里的英雄

“妈,我挺好的,你也照顾好自己。”2月8日晚,完成点名、锁仓等日常工作后,四监区封闭执勤警察曾妮通过内线电话向五监区母亲黄素华简单报平安。

2020年初,新冠肺炎蔓延全国。为切断传染源,确保监狱绝对安全稳定,省女子监狱开启封闭执勤模式。

17年前,我14岁,肆虐的“非典”弥漫花城,电视里滚动播放着抗击“非典”的战况,英雄牺牲的事迹看一次哭一次,因为感动,也因为担心母亲。母亲是广东省女子监狱警察,正参加隔离备勤与封闭执勤,我怕她回不来,她是我唯一的依靠。

母亲去单位的那一天,像平常一样摸摸我的头,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我想到很多话要说,但说出口却只有一个字:“妈。”等到母亲的背影在路口拐角消失,我想去追,却迈不动。

我知道,我是留不下母亲的。

她是党员,对工作永远充满激情,遇到困难总是冲在最前面。“非典”形势严峻,她更不会退缩。

每天睡觉前,我都会在日历上划个叉叉,叉叉越多证明距离母亲回家的日子越近。经常在梦里挣扎着醒来,醒来后便去看母亲的照片,她穿着警服,是那么英姿飒爽。

“我妈妈是警察。”我常常这样跟同学炫耀,往往会收获一片赞美和羡慕,但他们不知道我的一次次担心,不知道无数个母亲没有回来的夜晚我是怎么度过的。


我埋怨母亲陪我的时间不多,却也敬佩她,崇拜她,她是我眼里的英雄。平时,她不怎么跟我聊工作,她说工作上的事是“秘密”。我不知道她具体做了什么,可我知道她平时服从组织安排的坚决,执行命令的果断,处理事情的细致。 后来,我考上了广东省女子监狱。而报考原因,正是她的言传身教,她那一身藏蓝。我穿上警服,母亲反复打量,边看边笑,笑出了泪花。


她是我的老师

在为期14天的封闭执勤里,曾妮和母亲教育改造服刑人员,处理异常犯情,组织体温监测、消杀等活动,每一天都忙碌而充实。

刚工作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年轻,可以不受条条框框的束缚,可以比母亲做的更好。一次次碰壁之后,我才知道改造服刑人员原来那么困难。母亲一点点教我,教我耐心,帮我捋清头绪,带我跨进“入警之门”。

这次的封闭执勤我们事先没有商量,都报了第一批。当得知我们将成为战友的时候,彼此会心一笑。我明白,是初心,是使命,让我们义无反顾地逆向而行。

进入监管区那天,她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第一批执勤,遇到困难就克服它,年轻人多干点、多学点。”

17年前我很好奇母亲在“非典”期间是如何工作的,但她一直没有跟我细说。那天,母亲终于打开她的话匣子,说起当年抗击“非典”时的点点滴滴。大热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每天都打起十二分精神,上完夜控只能在楼层值班室休息半天。晚上,服刑人员都睡了,她们还在开狱情分析会。

在分岔路告别,母亲嘱咐我:“注意安全。”她的脚步有些慢,背影有些苍老,她已经55岁了,腰椎和膝盖都不好,我眼睛有些发酸。

我作为副分监区长,要稳定60名难管难教的服刑人员的思想,并对其中6名进行个别教育,压力很大,生气过,低落过。我沮丧着给母亲打电话,却遭到了严厉批评,她觉得我没有尽力去做。

后来,听说母亲主动申请值夜班,我为之一振。我开始想象,假如母亲遇到我的情况会怎么做,她一定会先了解服刑人员情况,找到突破口,再耐心引导。我尝试着用这种思路解决问题,终于出现柳暗花明的转机。事后,我们监区长告诉我,母亲经常跟她打听情况,得知我的进步后,她才放下心来。

她是我的灵魂伴侣

有一次执勤,曾妮和母亲偶遇,大家笑着说:“你们母女纪念一下吧!17年一遇。”在大家的笑声中,母女俩留下特殊的新年合照。

家人对我们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临行前,丈夫跟我说:“你和妈要照顾好自己,家里有我。”

3岁的女儿看到我收拾行李,非要跟我一起去上班,我摸摸她的头,让她乖乖在家等妈妈,告诉她妈妈要14天后才能回来。她掰着手指头从一数到十四,难过地说:“这么久呀?我会想你的。”

一瞬间,我想起了十七年前日历上画的叉叉和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时光仿佛交错重叠。

执勤期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开始思念女儿,她笑的样子,她哭的样子,都像个小天使。不知道那些年的深夜,母亲是不是也一样想我?

母亲不会错过我的生日,不会缺席我的家长会,知道我所有的喜好,会做所有我想吃的菜式。我生孩子经历了顺转剖,醒来后下半身没有知觉,她给我按摩了整整一夜,即使她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

这个春节我们在监管区内度过,这是我有记忆以来跟母亲相处时间最长的时光。成长路上,她陪我的时间不多,可给予的是高质量陪伴。我跌倒了,她鼓励我站起来。我迷失了,她指引我方向。凡是我说的和我没说的,她都懂。

小时候,母亲的警服就像超人的战袍。现在,我与超人们并肩作战。

小时候,我以为保卫国家需要成就一番伟业,现在我知道坚守岗位、做好每一件小事就是守卫祖国平安。

小时候,我总盼望快点长大,现在我终于拥有了独挡风雨的臂膀,长成了母亲的样子。


17年前,曾妮还是个小丫头,焦急地等母亲回家,当警察的母亲是她的骄傲。17年后,她与母亲并肩作战,母亲说:“我这一生最骄傲的事情有两件:我是监狱人民警察,我女儿是监狱人民警察。”

17年岁月里,女监精神在传承,成长在接力,带给这片土地生生不息的活力。因为有这种精神,我们一路前行充满了力量,我们相信,战“疫”捷报必将传来。

来源丨省女子监狱

编辑: 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